亲人失散32年,经三地警方帮助——牛娃回家啦

来源:市政务公开办 发布时间:2021-07-10 10:45 浏览次数:

骨肉离别之痛难以言表,三十多年后相认喜极而泣。

7月6日,在千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,失散32年的千阳男子蒲维东(小名牛娃),眼含热泪,与家人抱头痛哭……

终于见面了,母亲裴会芳悲喜交加,几度昏厥。她牢牢抓住儿子的手,嘴里不停地念叨:“我牛娃回来了,我牛娃回来了……”

看戏那晚儿子找不见了

蒲维东出生于1985年,是千阳县城关镇城内村三组人。父亲蒲宏安、母亲裴会芳在县城经营小吃生意,蒲维东还有两个姐姐,一家人日子过得还算殷实。

1989年4月1日,千阳县城有交流会,文化广场唱大戏,蒲宏安两口在附近摆摊卖豆花和面皮。当晚,不到4岁的蒲维东一人跑去看戏。晚上11时许,蒲宏安两口收摊回家时才发现儿子不见了。亲戚朋友连夜赶来帮忙寻找,但未果。次日,焦急的夫妻俩到千阳县城关派出所报了案。虽然警方迅速立案侦查,之后也没有放弃对蒲维东的寻找,但是32年过去了并没有线索和进展。这些年,裴会芳也在通过各种渠道寻找孩子。

多地寻找父亲死不瞑目

儿子突然走丢,蒲宏安两口感觉天都塌了下来,一家人的幸福生活从此按下了“暂停键”。

“无论如何也要把牛娃找回来!”夫妻俩把小吃摊收了,将两个年幼的女儿托付给亲戚,便踏上了漫漫寻子路。

“开着拖拉机,带上干粮,和亲戚一起,漫无目标地寻找。”蒲维东的表哥乔平强说,刚开始到外地寻找时,兵分四路,平凉、西安、汉中等地都跑遍了,到一个地方就四处打听,晚上打地铺睡,干粮吃完了就向当地村民讨吃的。

据乔平强讲,蒲维东走丢后一直生活在平凉,但他们家人也去平凉找过,没找见,谁能想到他就生活在离家不远的地方。

从1989年到2003年,蒲宏安两口先后到多地寻找孩子,但都没有找到。其间,他们又生了一个儿子蒲亚楠,但全家一直没有放弃继续寻找蒲维东。2003年的一次意外,蒲宏安去世,大儿子没找到,他至死没有瞑目。

“团圆行动”血样比对成功

随着互联网的普及,蒲维东的二姐蒲亚莉决定通过网络寻找弟弟。2013年,她在“宝贝回家”寻子网上发了寻找弟弟的信息,家人也在城关派出所留了血样,但一直没收到有效信息。直到今年5月,终于有了消息。

千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成亮说,自2021年1月公安部部署“团圆行动”以来,千阳警方再次行动。5月,山东警方与千阳县公安局联系,核查一条线索时,发现北京警方采集的“朱卫军”血样与失踪人员库中裴会芳和小儿子蒲亚楠的血样比对成功。原来,蒲维东在跑大车的时候路过北京,曾采集过血样信息。后经山东警方血样比对,这才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家人。

为进一步确认,民警在蒲维东认亲的前一天晚上赶往西安再次采集蒲亚楠血样,送市公安局复核,最终确定“朱卫军”就是失散32年的蒲维东。

“5月28日,我们接到县公安局电话,说DNA比对成功了,一直到现在,我们一家人都特别激动,盼着赶快见面。”蒲亚莉说,见面当天她5点就起床了,早早到派出所等着接弟弟回家。

亲朋好友迎接牛娃回家

儿子见到妈妈时,父亲已不在人世;妈妈看到儿子时,儿子已经长大成家。一家人相拥而泣,现场所有人无不为之动容。

6日上午,民警当场宣读了DNA鉴定结果,并现场将鉴定意见通知书交给了裴会芳和蒲维东。端详着当年的合影照,握住几度昏厥的母亲的手,还有周围已经记忆模糊的家人、亲戚,蒲维东泪水涟涟。

随即,他们乘车到达县公安局院内,一下车,早早等候着的是蒲维东的亲戚朋友。之后,几百人的欢迎队伍拉着“欢迎失踪三十二年的宝贝儿子牛娃及儿媳回家”的横幅,蒲维东搀扶着母亲,向久别的家中走去。

家人早已为他布置好房间,茶几上摆放着10盘凉菜和水果。刚落座,家人就端上两碗热面。母亲裴会芳挑起几根,喂到蒲维东嘴里,蒲维东流下幸福的泪水,裴会芳脸上露出了30多年未见的笑容。

“感谢公安干警和我的家人以及亲朋好友,这么多年为找我付出的努力,谢谢你们!”蒲维东说,公安干警和家人为了寻找他,耗费了大量心血,以后他要好好对待家人,把日子过得更好!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